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异乡客的博客: 自由生活 简单做人

坚持自己,不会一切归零!!!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给点阳光就灿烂的老太太,一个满脸皱纹的年轻人,一个童心未泯的老孩子,一个有一千个理由伤心,却为一个理由快乐的异乡客。

网易考拉推荐

【异乡客原创】回京的路被雾笼罩着  

2008-10-04 10:20:15|  分类: 【八】生活在继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异乡客原创】回京的路被雾笼罩着

                  写于:2008.10.4.

   9月29日,下乡40周年聚会结束了,我第二天晚上就坐上了回北京的卧铺长途大巴。因为这里没有我该办而未办的事,又因为我的宽带如果在下一个月即使只用一天的话也必须交一个月的上网费,霸王条款,无处说理。

     【异乡客原创】回京的路被雾笼罩着 - 异乡客 - 异乡客的博客【异乡客原创】回京的路被雾笼罩着 - 异乡客 - 异乡客的博客 随身行李还是我的台式电脑和猫咪,有邻居夫妇送我,让我轻松了许多。晚上9点的车,等到9点半才让上车,还是临时接转的车,要到五、六十里外的新区再换车,候车室早已关闭,几十位顾客就这样在黑暗中站在车站外、马路边,无奈的不知所措的等待,黑暗吞噬了光线,无法看清每个人的表情。也许,中国人早已习惯了这样的事情,他们无法表达内心的愤怒,既然急也无用,剩下的就只有耐心的等待。 好在邻居夫妇早已习以为常,他们的耐心让我非常感动。

      带行李的客人不多,大部分是去北京游玩的,因为第二天就是国庆节。这让我想起了十年前,也是这个时间,也是国庆节的早上到北京,那一次所有的车辆全被拦截在北京城外,长长的车队,焦急的人们,本想在国庆这一天早上赶到北京,本想在这个特殊的日子赶到天安门的旅客,恐怕激动兴奋的心情打了折扣。

 

      终于换上了卧铺大巴,卧铺分上下两层,靠两边窗户两排,中间一排,窄窄的床只有约60公分宽,两条窄窄的只能放下一个人的通道,一切都是窄窄的,30多位旅客、30多张床,剩下的空间也是窄窄的了。每个人都脱掉鞋子,封闭的车厢中空气也变了味儿。这次为了参加下乡40周年聚会,还有其他同学从北京专程赶来,她们不坐大巴回京也是和这种味道有关,然而我不能选择,因为我带的是猫咪和台式电脑,坐火车不方便。还好,长途车是新的,很干净,而且我很能将就,很好打发。

      旅客中就属孩子活跃,也许第一次去北京,兴奋让她们无法安静。她们在上铺,因为空间太窄,否则她们早就蹦起来了。新生的细胞让她们浑身充满了朝气,真是让上了年纪的人羡慕。

 

     车在高速公路上行使,旅客都已进入梦乡,鼾声时断时续,连最活跃的孩子们也已熟睡。我让猫咪从它的专用提包里钻出来,挨着我睡在被子里,摸着它绒绒的毛,好舒服好温暖,让人心中充满温馨和爱。它太聪明太可爱了,十几年来跟着我往返于这两个城市之间,不知坐过多少次火车、长途车、小轿车,甚至住过旅馆。它比一个孩子都乖,不管途中需要几个甚至十几个小时,它都一声不吭,不吃不尿,乖巧至极,它好象知道,这个社会规定不许带它坐火车和公交车,为了不给它的主人添麻烦,也为了自身的安全,它将自己隐藏起来,悄无声息的,让围在它周围的几十个人都没有察觉到它的存在。

 

    然而,我心中仍不踏实,因为虽然奥运已过,却又赶到国庆,而且是国庆节的当天早上到京,路上会不会查行李,出站时会不会还要过行李检查带,一切还是未知数。虽然它不是易燃易爆危险品,虽然它对任何人不造成危害和影响,但它在不让携带物品范围里,尽管这条规定并没有写在候车大厅里墙上的规定条款里。我选择今天到北京是否是错误的,不到最后仍没有答案。

     起雾了,能见度只有几十米,天气预报还真准。司机不停的用手机和地面交通管制部门联系,高速公路没有封路,但车辆行驶缓慢,有的路段有堵车现象。

        

    夜间的高速路,是大货车的天下,载满货物的集装箱卡车一辆接着一辆,能看到有驮运小轿车的,有装载牲畜的,而更多的是被遮挡得严严实实的超长超高的载货卡车,神秘的外包装下不知装了些什么,夜幕的笼罩让它们显得更神秘。一辆接一辆的车在快车道和直行车道上并肩行驶,在大多数人都已熟睡的时候,在大地都已告别白日的喧嚣而沉寂的时候,这些车和驾驶这些车的主人却让世界的脉搏仍在跳动。我能感觉到那跳动,虽然我无法看到那些驾驶这些车辆的人。我的心被感动,正是这些夜行人,正是这些物流的车队,为祖国的建设提供了物质供应的保证,他们正向首都进发,这来自全国各地的车队,有了他们,才有了北京各大超市货架上琳琅满目的货品,北京人有什么理由鄙视外地人,也许,正因此,如今的北京多了许多宽容和容纳百川的胸怀。

 

      在雾天,又是在夜里,司机驾驶必须高度小心谨慎。紧盯着前面车的尾灯,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不离不弃是最好的状态,一旦你成了领头的那最前面的一辆,危险就徒增了十倍。前面没有了引路的灯,也就没有了安全的标志,这也正象世上所有的事情一样,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是要有一定胆识和要冒一定风险的。所以,如果你没有这样的胆魄和力量,就不要做那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越往前行雾越显凝重,飘飘洒洒在天地间弥漫。高速路完全被笼罩在雾的屏障中。所有的车辆都小心翼翼的放慢了脚步,在这夜与雾的双重危险下,象基金经理喜欢抱团一样,司机们也在不约而同地聚在一起,没人敢单独行动,更不敢撒了欢的往前开。一切都在悄无声息的进行,好象所有的声音都被这夜和雾吞噬,又好象所有的声音都怕惊动这让人有些畏惧的雾的世界。

 

       雾让车终于无法前行了,电话的那一头传来地面指挥,前面的道路已经堵车,只好就近下高速了。在石家庄北下了高速路,拿不准往哪个方向走,原地做起了掉头表演,转了两个圈,终于选择了向西走。原来,还有一辆和我们同一个城市来的一模一样的大巴,两辆车汇在了一起。因为国庆假日,今天竟加了一辆车,不算坐火车的人,也不算开自驾车的人,光长途车就来了70来人,看来国庆节的北京、奥运会后的北京对外地人有多么大的吸引力。而真正的北京人是不愿逛北京的,我就知道在鸟巢附近住的朋友对北京的景观总是表现出不屑一顾,看到围在鸟巢外观看照相的人群就会说:这有什么好看的,都是外地人。每听到这样的话,我就会与他辩解,我不喜欢他用这样的语气说外地人。

 

    天已蒙蒙亮了,雾也淡了许多。我撑开猫咪的专用提包,聪明的猫咪主动的钻了进去。到进京检查站了,奥运会用的路障仍没有撤,只是让开了一个口,能让一辆车通行。没人拦截检查。我的心轻松了许多,走到车头与司机搭话。“奥运期间都要停车检查吗?”“是啊,都要停车检查。所有的人都要下车,检查身份证。”“那行李呢?”“行李不检查。”“啊,原来是这样。”我很高兴听到这个回答。

    

  进北京市区了,司机兴奋起来,大声的和电话的那一头说:“好啊,一路畅通,一切顺利!”虽从后面看不到他的脸,但我面前仍会出现一张被笑容堆满了的、虽熬了一整夜却没有倦意的脸。是啊,对于他来说,这条路就是他的工作场地,路的长度就是他的工作长度,路走完了,这一天的工作就结束了,更何况是在这样被雾笼罩的情况下能顺利的走完这条路呢。

 

    他轻松了,我却并没轻松,还有出站这一关。果然,执勤保安不让车停在站外,所有的下车旅客都必须把行李送上安检带。我把行李让站里的搬运服务员装到她的手推车上,结果,她也不能直接推出去,其它行李都放上了安检带,我却把装猫的提包紧紧抓住想浑水摸鱼带出去。结果被工作人员一把抓住,无奈,只好照办。过了安检,我快速地抓起装猫的提包,头也不敢回,眼更不敢看安检人员,竟然没人叫住我,而猫竟然在通过安检机器后还能安然无恙自由离开,不知是安检人员没检查出还是检查出不说,也可能他们根本就是玩忽职守,反正我和猫咪都自由的出了车站,终于消失在人群里,我才真正知道我成功了。成功的把猫咪带出京城,又成功的把它带回了京城。

    

   啊,我终于回来了,又回到了我熟悉的、我喜爱的北京。出站后没看到有正规的出租车,黑车倒有十几辆。有小轿车、面包车还有改装的三轮摩托车,司机高声的在游客中兜揽生意,并对一再降价仍不肯坐他们车的游客说:这么便宜还不坐,有病!好几个黑车司机一起重复的嚷着:有病,真有病!被说的一个年轻小伙子一脸茫然,帅气的脸庞此时却不敢有一丝帅气的表情。

     

    我也被几个司机围住,我敢对他们说我不坐黑车,我还敢和他们讨价还价,因为我是在家门口,地熟路熟,我不感到害怕,而我看到那个帅气的小伙子已被这阵势吓住了,也许他不是害怕,也许他只是没想到——他向往的首都北京,那刚刚开过奥运会的神圣的地方怎么是这样的。他带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很沉很重,看来不是来旅游的。问他去哪儿他不说,警惕的眼光扫着周围靠近他的人。

 

    说不坐黑车的我也只好坐上了一辆黑车,因为附近就没看到有正规军。这是一位女司机讲好了到鸟巢那边要60元,正规军也差不多是这个价钱。车从六里桥向北驶去,我和女司机聊了起来,原来,平时的黑车没有这么多,今天是因为国庆放假,而且警察们为奥运会的安全已辛苦了两个多月了,该休息休息了。看来,警察的休息和轻松程度是和这些黑车的活跃程度成反比的。

    

    终于到家了,雾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散尽,晴朗的天空显得更加明媚,十雾九晴,我的心也雾转晴,轻松快乐了起来。我让那个女司机看我带的猫咪,她笑了,说:啊,原来是猫啊,我看你紧紧的抓着这个包,还以为是钱呢!哈哈,幸亏她没实施抢劫,否则真是会大失所望呢。

 

  评论这张
 
阅读(291)|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