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异乡客的博客: 自由生活 简单做人

坚持自己,不会一切归零!!!

 
 
 

日志

 
 
关于我

我是一个给点阳光就灿烂的老太太,一个满脸皱纹的年轻人,一个童心未泯的老孩子,一个有一千个理由伤心,却为一个理由快乐的异乡客。

网易考拉推荐

【异乡客原创】哭笑不得  

2008-09-06 23:50:27|  分类: 【七】尘封的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异乡客原创】哭笑不得

                写于:2008.9.6.

 

                                                            

(原创)哭笑不得 - 异乡客 - 异乡客的博客

         序: (原创)哭笑不得 - 异乡客 - 异乡客的博客 :自由生活 简单做人

 从小就有作家梦的我曾因为父亲对我的这个梦不屑一顾而说的一句话哭过,父亲说:“作家是那么好当的吗?” 于是我开始努力,在中学写作文就象写小说,我的作文常被老师当模范作文在课堂上念。在我二十几岁到三十几岁时,写诗填词、写短篇小说,甚至创作歌曲,虽偶有作品被勉强登在当地文联刊物上,却终因不是做作家的料,不幸被父亲的预言说中。

                    

    今天在翻过去旧物的时候竟翻出了当时的一些书稿,看后自觉还有些价值,一是文笔虽有些幼稚,但做为业余水平还凑合能看;二是这些短篇记录了当时的一些真人真事,反映了历史的一个小侧面,能唤起对那个时代的回忆;三是可以变通的圆一下我的作家之梦;四是省了我写新作的辛劳。这一举四得的事为何不做?所以我把在28岁——31岁时曾经根据我亲身经历的几件小事而写的短篇小说和小小说刊登出来,让朋友们茶余饭后添点笑料吧。一、《哭笑不得》 二、《买菜》 三、《买点心》 四、《私生子》

 

         (原创) 一、《哭笑不得》

             写于  1980年5月

   

  玉冉不安地坐在华东派出所值班室里。值班员那冰冷威严、拒人千里之外的神态,那象盘问小偷似的问话,使她刚才虽有些焦急但还不很在乎的心情消失得无影无踪。

 

    姓名、年龄、工作单位甚至家庭成分和车间主任的名字都被写进了记录。窄肩膀的值班员始终目不斜视、头不抬。

 

   “说吧,你怎么回事?!”值班员仍然没有抬头,只是扭了扭身子,拽了拽穿在他身上就跟挂在衣架上一样的民警服。

                

    这是个阴沉的星期天。25岁的玉冉刚跟丈夫吵了咀,她心绪烦燥登上了自行车。讨厌的风卷着黄土、砂石向人们脸上扑来。人们缩着脖子匆匆的赶路,象被风撵着似的。卖东西的小贩低着头蹲在那儿,眯斜着眼睛、微皱着眉头,象只斗败了的公鸡。

                  

    来到土产大楼,玉冉存了车,拎着存车牌急匆匆地朝卖水果的柜台走去,准备买点苹果去看生病的妈妈。有两个星期没去看妈妈了。生了小孩儿后那缠人的家务事,象钉子一样把她钉在家里。

                 

    她左手掂着称好的苹果,右手按了按衣服和裤子上的四个兜......存车牌放哪儿了?她把装苹果的网兜挂在车把上,两只手上上下下地又翻了两遍。钱、钥匙、圆珠笔都摊在了旁边的一个石头上,她有些慌了,急匆匆地回到柜台那儿找,售货员和顾客都说没看见。她耐着性子、低着头,眼睛睁得大大的、慢慢走出来,还是没有。

                      

    怎么办?......不要紧,门口就三辆自行车,看车的大妈一定记得我......玉冉边安慰着自己边抱歉地站在看车人面前。

 

    “不知怎么回事,我的车牌儿找不着了。”玉冉那有些倦怠的脸上强挂着笑容,美丽的眼睛射出善良的求助的光。

 

    “你再找找看,我这儿是认牌儿不认人的。”看车人继续纳着鞋底儿,不紧不慢地说。

 

    “找了几遍,哪儿也没有,怎么办?我还有急事呢!”

 

          “那你给派出所去个电话吧,打个招呼就行啦。”

 

    玉冉打了电话,过了三分钟,一个中等偏瘦的三十多岁的民警站在了她的面前。“是你打的电话吗?”看到玉冉不好意思的点点头,就说:“来吧,你!”

 

   他挺着胸,尽量迈着大步在前面走;她低着头,身子往前探,急匆匆的在后面跟着。

         

      玉冉边叙述边不时地抬头看看这个民警值班员,渐渐地,值班员的脸上有些笑意了,玉冉不由得松了一口气,看来他还不象最初给自己的印象。是啊,他长得并不恶,浓浓的短眉,大大的眼睛,不大不小的鼻子和嘴巴都很安详的摆在它们应在的位置上。也许只是为了公事他才那样绷着脸,那样厉害。玉冉感到口渴了,说话的声音也有些嘶哑,她使劲儿咽了两口唾沫。

 

    值班员站起来,到靠着窗子的一个茶几儿那倒了一杯水,抬头看了看她。玉冉的心开始砰砰的跳起来,她感激地望着值班员,身子稍稍往前倾了倾,“谢谢你了,”感激的话就在嘴边,一张嘴就会滑出来......

 

    幸亏她没站起来,幸亏她没张嘴让那句话滑出来,要不多尴尬啊,那杯水根本不是给她倒的。她忙用手理了理有些发黄的短发,轻轻的清了一下喉咙,眼光迅速地向窗外瞥了一下,一棵新栽的杨树在风中摇摆着。

                

    值班员端起茶杯漱了漱嘴,又把它咽了下去。他继续在本上写着什么......时间象鸟一样很快地飞过去,而这件事的解决却比乌龟爬的还慢

 

    玉冉的心象被一根棍儿拨着一样。她一会把手交叉着搅在一起顶着下颌,把头低的象口袋里的小折刀;一会儿又直起腰看看坐在桌子后面的旁若无人的值班员——他有一颗石头刻的心肠和橡胶做的脸。

           

    忽然,门外传来叽叽喳喳的声音,象一群爱吵的虎皮鹦鹉。原来是七、八个小孩,大的有八、九岁,小的才五、六岁。不知哪个大胆的孩子把门推开了一个缝,其他的孩子就一起涌了进来。他们穿着长短不齐的衣服,也不整洁,一个个的小脸上都异常兴奋。他们拥着一个手里拿着存车牌的小孩,七嘴八舌的说开了。

                   

     玉冉眼睛一亮,顿时精神振作起来犹如枯草洒上甘露得到新生。“谢谢你们啦!”看着那一个个自豪的、自以为做了一件大事的天真的小脸,她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嘴弯成了月牙形。

 

    “我走吧。”玉冉紧紧攥着存车牌,转过身去如释重负地微笑着,有些歉意的说。

    值班员绷着脸抢先一步出了门,说声“来吧,你

 

   于是,他们向存车的地方走去。值班员仍然挺着胸,尽量迈着大步在前面走着;玉冉还是低着头,身子往前探着,急匆匆地在后面跟着。

                    

    取出自行车,值班员一字一顿地说:“你去厂里开个信吧。”

 

    “去厂里开信?!”玉冉简直让值班员的决定弄糊涂了,存车牌已找到,为什么还要开信呢?“我们厂那么远,骑车也得半个小时,再说,今天是星期天,厂里没人上班啊!”

 

    “车先放到派出所,什么时候开了信什么时候来取车。”值班员拽了拽衣服,扬了一下头,用宣布判决书一样的口气说。

 

    玉冉强忍着心里的气愤、委屈和难过,她一手抓住自行车后衣架,几乎有些哀求的说:“我妈病了,我还要赶快去看她,以后我一定小心,再也不丢存车牌了,行吗?”

    回答她的还是那颗石头刻的心和橡胶做的脸。

                     

    他开始搬车了。“谁让你要打电话呢?!”值班员气愤的说着,左手握着车把,右手搬着车使后轮离地,尽量操着大步,身子向左面倾着,走了。

 

    有些可笑的结局,玉冉却笑不出来。她呆在原地,已经不知如何是好。在“法律和专政”面前她是如此柔弱渺小。

                  

    阴沉沉的天到这时终于忍不住落起泪来,这是被压抑着的哭泣。雨点断断续续,冰凉而柔和。大地并没有被感动,只是柏油马路象是刚被洒水车洗了一样。人们不慌不忙地在街上走着,树叶一动也不动。

   

 

                    (原创)哭笑不得 - 异乡客 - 异乡客的博客  (原创)哭笑不得 - 异乡客 - 异乡客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638)| 评论(9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